這裡是厭惡俗世者的天堂。

雖然有些紳士會說著這種話,跑到鄉下去隱居。不過只是個國三生的我,卻也隱居在自己的房間裡。

我在大白天就拉起窗簾,窩在床上裹著棉被,一邊叨念著「真希望太陽不要升起,希望明天永遠不要到來」,一邊緊抓著床單,把臉埋在枕頭裡,抽抽噎噎地哭泣著。

日本明明有那麼多國三的男生,為什麼只有我遭遇到這種事?

我到底是做了什麼?我並不是厭惡俗世。我只是因為第一次寫的小說偶然獲得了新人大獎,偶然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獎者,偶然取了「井上美羽」這個像女生的筆名罷了。

但是那本小說卻出乎意料的暢銷,宣傳活動還說我是什麼「謎樣的天才美少女作家」——為此,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。

我跟從小就很喜歡的一個特別的女孩,已經再也無法見面了。但是世人卻對十四歲的天才少女讚譽有加,擅自猜測著井上美羽的真正身份,出版社的人也不斷催促我快點寫出下一本作品。

美羽已經遭遇到那種事了,為什麼我還得繼續寫小說?

拜託你們放過我吧,我不是什麼天才作家,更不是適合撐著白色洋傘的大家閨秀。我再也不要寫小說了!

我全身冒著冷汗,指尖也變得麻痺,胸口彷彿被萬鈞之力壓迫得喘不過氣,因此我關上房門,緊閉雙眼,塞住耳朵,阻絕一切外來的資訊,假裝一切都不曾發生過。

在門外發生的事全都是夢。門裡的世界才是現實,門外的世界全都是謊言。拜託不要有人打開門,不要走進房裡。如果打開門,謊言的世界就會變成怒濤般的現實朝我襲來,我會被那個世界給吞噬而窒息的。

我一邊咬著被汗水浸濕的棉被,咬到牙齦幾乎出血,一邊打從心底深深盼望時間可以回到過去,盼望一切都能重新來過。

就算只有幾個月也行,如果能回到過去就好了……

如果願望真能實現,我絕對不會再寫什麼小說,也絕對不會去參加新人獎。

我可以繼續保持平凡國中生的身份,繼續待在美羽身邊,看著美羽的笑臉,聽美羽說些像是樹葉篩落的陽光一樣美麗的故事,為美羽寫下的活潑文字而陶醉。只要這樣我就滿足了,也無須畏懼世界和他人,可以平穩幸福地活下去。

我好想回到過去。好想重新來過。

神啊,我請求你,讓我回到寫小說之前的時光吧!

但是,無論我這個國三男生在陰暗的房裡再怎麼認真祈禱,這種投機的心願也不可能會實現。

漫長嚴冬結束後,我蹣跚地爬出房間,去參加考試,成了高中生。

然後,到了高中二年級的夏天……

我在只有兩名成員的文藝社裡,勤奮地書寫「文學少女」的點心。

(註:家裡蹲,原文是指因為社會適應不良而自我封閉,長期把自己關在房裡的青少年,又稱「隱蔽青年」或「蘭居族」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杏大人 的頭像
杏大人

醉生夢死

杏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